公安局长招“小混混”司机,“黄赌毒”场所开在公安局200米外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3

视频中曝光了江苏省沛县原副县长、公安局长曹为民与涉黑组织头目称兄道弟,充当违法犯罪人员“保护伞”,甚至招“小混混”给当时人当司机等案件细节。

“这该人身上有太少太少纹身,在老百姓看来可是刺龙画虎的另另另一个 人,一看可是社会上的小混混。他去给公安局长开车,每天出入公安局,出入县委县政府大院。”薛茂成说。

在曹为民庇护下,华商汇生意蒸蒸日上。而华商汇所在之处,就在徐州市公安局云龙湖景区分局60 米外。

通过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的谈话讯问,曹为民终于醒悟身为执法者的当时人,纪法意识竟没得淡漠。

“曾经当有人都称(曹为民)曹政委、曹局长,到后期当有人都再叫曹为民,全部都是叫大哥,曹为民也非常乐意三种称呼,当时人也认为当时人确实是大哥。”徐州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副主任薛茂成说。

身为执法者的公安局局长,却和社会上的小混混关系密切,往来频繁,在老百姓看来,无异于“警匪一家”。

2

“黄赌毒”会所开在公安局60 米外

察时局注意到,日前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6起涉黑腐败和“保护伞”典型案例中,曹为民案正是其中之一。

打伞破网持续发力,建立长效机制

据了解,张光明经营的华商汇,曾是徐州“街知巷闻”的会所,是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藏污之地,张光明实为涉黑组织头目。

祁赞朋表示,扫黑除恶三年专项斗争进入攻坚期,将进一步采取有力妙招、深挖彻查,在打伞破网上持续发力。共同在长效机制建设上做好调查研究,建立扫黑除恶长效机制。

据薛茂成介绍,曹为民案件典型特点是与徐州几条涉黑涉恶团伙全部都是交集。其中,曹为民曾召集下属,带着只见过一面的游戏机店老板参加酒局,让下属们给予“照顾”。所谓“照顾”,实为“小弟们”的普通治安案件,以罚款等妙招不了了之,涉嫌犯罪的案件则被轻避免。

“在办理涉黑案件中,有另另另一个 比较突出的现象,在查处黄赌毒身后现象上,涉及了一批公安干警有违法违纪具体情况。”徐州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祁赞朋说。

其特点基本之类,以小恶为开端,放任甚至放纵与社会背景冗杂的人员交往。逐步腐化堕落,直至覆水难收。

据介绍,曹为民起初与涉黑人员从不认识,可是处在亲属、当有人都关系。因其三种江湖义气比较浓,又收受别人好处,使曹为民成为从事娱乐场所人员所谓“亲朋好友”,为涉黑人员违法犯罪行为讲情、打招呼,甚至阻碍执法,成为涉黑人员违法犯罪的“保护伞”。

1

在曹为民案件可是,徐州市纪委监委又陆续查办了徐州市公安局打击食品、药品和环境犯罪侦查支队原副支队长陈树军充当涉黑组织“保护伞”案;徐州市公安局监管支队原政委殷召明充当涉黑组织“保护伞”案;徐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原副局长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原主任隋振升充当恶势力“保护伞”案等,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“保护伞”案件。

据悉,曹为民在任沛县公安局局长期间,曾为当时人招过另另另一个 临时驾驶员,而三种驾驶员可是平时跟他吃吃喝喝,混在共同的小弟。

为甚本应保护一方百姓的执法者,却成为助长黑恶势力泛滥的“保护伞”?

截至目前,徐州市纪委监委共避免涉黑涉恶腐败、充当“保护伞”的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241人,其中定性为涉黑涉恶“保护伞”的70人,移送司法机关41人,4人正在留置审查期间。

通报称,曹为民在担任徐州市公安局云龙湖景区分局局长、沛县公安局长期间,与张光明、王在清等多个从事黄赌毒违法犯罪活动的涉黑组织头目称兄道弟、沆瀣一气,收受贿赂,插手干预有关案件查办,多次提前向涉黑组织头目通风报信,帮助相关涉黑组织及其成员逃避查禁打击。曹为民还处在一些违纪违法现象,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涉嫌犯罪现象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招“小混混”当司机

2019年1月3日,曹为民被徐州市纪委监委留置审查,面对涉嫌利用职权为涉黑涉恶团伙谋取非法利益,收受他人贿赂等违纪违法现象,曹为民还没得清醒认识。

11月29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《“打伞破网”身后的故事 | 执法者变“保护伞”,公安局长为甚滑向违纪违法深渊?》视频。

文/马铭隆

曹为民在担任徐州市公安局云龙湖景区分局局长、沛县公安局长期间,与张光明、王在清等多个涉黑组织头目称兄道弟。

在与徐州市纪委监委相关工作人员谈话时,曹为民称,当时人身为大哥,有事情前要钱的可是,当有人都做兄弟的我想要要出三种钱,不也是应该的吗。